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RICHARDMILLE何以成为不可复制的高级腕表?

2022-11-28 00:41:30 259

摘要:自2019年起,几乎整个制表界都在不断重复一个关键词:复古致敬。具有悠久历史的品牌复刻重现黄金年代的里程碑作品,再现当时的质感与风华,展现腕表穿越时代的隽永魅力;而有些也会让大家感到似曾相识,又或是少了些惊喜。在此大势所趋之下,仍有少数品牌...

自2019年起,几乎整个制表界都在不断重复一个关键词:复古致敬。具有悠久历史的品牌复刻重现黄金年代的里程碑作品,再现当时的质感与风华,展现腕表穿越时代的隽永魅力;而有些也会让大家感到似曾相识,又或是少了些惊喜。在此大势所趋之下,仍有少数品牌保有逆势而为的胆略,仍在制表技术、前沿科技的领域不断探索边界,甚至以一骑绝尘的领先之姿成为制表领域中“不可复制的高级腕表”——RICHARD MILLE显然是其中不可忽视的翘楚。

突破革新,独一无二的现代制表哲学

RICHARD MILLE的创始人Richard Mille先生曾在一次采访中表达过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自己之前在钟表珠宝行业从业的这些年中,充分学习和尊重制表传统,但也经常会遇到无法打破钟表传统束缚的经历。如今的腕表作品很多走着相似的路线,缺少了一定的独特性。这也让他在品牌初期便思考如何运用当代的技术与设计探索钟表的可能性,并且是从不抄袭,不怕冒险,没有限制的去打造现代高级腕表。

举一个例子,若论2022年至今为止最具话题性的腕表,RICHARD MILLE联手法拉利车队打造的极致超薄腕表——全新RM UP-01 FERRARI腕表一定位列前三。这款厚度仅1.75毫米的超薄腕表,甚至比一元硬币还要纤薄,而表内搭载的1.18毫米机芯更是挑战极限,可谓一举颠覆了超薄腕表的定义。

RICHARD MILLE推出全新RM UP-01 FERRARI腕表挑战毫厘之差,以厚度仅1.75毫米的超薄腕表(1.18毫米机芯)一举颠覆超薄腕表战局。

历经数十个腕表原型、超过6,000小时的研发与实验室测试,RICHARD MILLE决定保留将机芯组装在表壳内的传统结构,而非采用底盖兼作底板的结构,以确保腕表在任何环境下都能保证抗冲击能力。最后,在五级钛合金的打造下,这枚超薄腕表达到了足以承受5,000g的加速度冲击,成为真正日常佩戴的超薄腕表。正如Richard Mille之前采访中所说,每块RICHARD MILLE手表上采用的创新材质从不会是为了噱头,每一种引入的材料都必须有合理的原因或目的,并且保证它的抗震性和舒适度。

事实上,RM UP-01 FERRARI腕表所展现出的耳目一新的锐意,并非只局限于这一枚腕表而已。自RICHARD MILLE所创作的每一枚腕表中,都可以感受到品牌创立者对于高级制表的敬意,同时对高科技研发、创新材质、赛车及其他领域的热忱,以及绝不为寻常规范而妥协的革新派精神,创造出立体化、有个性的腕表。

RM 001陀飞轮腕表

前面提到的五级钛合金材质,其实从品牌第一款腕表RM 001陀飞轮腕表便开始使用。这款腕表是第一款以RICHARD MILLE命名的腕表,从字面和象征意义上来看,它的推出呼应了2001千禧元年,标志着制表工艺新时代的开端。RM 001的理念和材料灵感皆与一级方程式赛车的设计和开发息息相关。正如这一灵感源泉至今仍是品牌理念立足的基本原则——既是是纵观全局的制表方式,也构成了RICHARD MILLE方法论的基石。

第一届汽车大赛于1906年在法国举办,而第一届F1比赛则是于1950年在英国的银石赛道举行,尽管这100多年来汽车的运动原理没有发生改变,但是技术规格、材料、空气动力学等科技进步改变了赛车比赛中的方方面面。也许赛车不是大家生活中可以开在城市或公路上的汽车,但是它为日常驾驶的汽车提供了丰富的技术经验,让汽车变得更快、更安全。比如双离合变速器、动力回收等都是从赛车上先做尝试,而后应用在汽车中。

RICHARD MILLE对于钟表行业似乎也有着同样的意义,前瞻性与钟表设计的远见性也许同样是为大家提供了新的思路,全蓝宝石表壳、Carbon TPT®碳纤维似乎是RM引领了这些材质的应用。赛车不仅是RICHARD MILLE设计的灵感之源,更重要的是它提供了最真实的试炼场。正如品牌创始人Richard Mille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当我初创品牌之时,人们总是会告诉我,不可能会有陀飞轮腕表可以在打高尔夫的时候佩戴,我以我们的腕表证明他们错了。人们还说,不可能有陀飞轮腕表可以在驾驶F1赛车的时候佩戴,我又证明他们错了。……我热衷于挑战并向世界展示,我们的腕表可以经得起各种极限环境的冲击。我们的腕表,不是用来放在保险柜里的,是用来真实佩戴和使用的。”

近些年腕表界与汽车界的合作并不罕见,但是如何做到真正从中展开融合与创新,RICHARD MILLE始终是走在行业前面的典范。从品牌创立之初,就致力将从一级方程式赛车的开发和航空航天工业中所获取的创新领域技术和材料应用于制表工艺。在新技术材料的应用、使用和设计方面,品牌拥有多项创新之举,大大扩展了制表专业和创新的疆界。

完美体验,重新定义佩戴的舒适感觉

原创酒桶造型的表壳符合人体工学,完美贴合手腕,打造自如舒适的佩戴体验。

除了注重腕表制作中需要在总体积、机芯的物理要求及特定功能的考量之外,腕表佩戴者的舒适度同样非常重要。这是Richard Mille先生在品牌创立之初,开发出原创酒桶造型所秉持的核心理念。

“我在打造腕表时的第一要务就是这款腕表必须佩戴舒适。我的腕表必须轻盈而且符合人体工学,恰到好处的弧度完美地贴合手腕,即便你的手腕很粗大也同样可以自如贴合。”Richard Mille先生曾如此阐释自己的制表初衷。

2022年,当纳达尔再次捧起罗兰-加洛斯法网冠军奖杯,手腕上佩戴着为他量身定制的RM 27-04 Rafael Nadal陀飞轮腕表。

事实上,RICHARD MILLE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最广为人知的例子便是网球名将纳达尔与品牌的亲密合作。自2008年与RICHARD MILLE相遇,纳达尔便一直佩戴品牌为其打造的腕表征战赛场。2022年,当他再次捧起罗兰-加洛斯法网冠军奖杯,手腕上佩戴着为他量身定制的RM 27-04 Rafael Nadal陀飞轮腕表。这款腕表可以承受超过12,000g的冲击,包含表带在内仅重30g,再加上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设计,真正成为了如同”第二层皮肤”的存在。

RICHARD MILLE与纳达尔合作的这些年,不免会有些评论说纳达尔打坏了多少块表。你可以想象汽车在正式投入市场之前需要进行各种撞击测试,其实纳达尔确实曾经打坏过几块原型表,但都是未正式发布的款式,更多也是品牌希望纳达尔在比赛中测试这些腕表的性能,并从中吸取经验来不断改进。纳达尔也一直都会将自己的佩戴感受分享给Richard Mille先生,所以从2011年之后的11年里可以看到纳达尔始终带着RICHARD MILLE的手表参赛,多次刷新自己的大满贯记录。

然而舒适度并非简单的复制黏贴就可以实现,需要的是在表壳上细致的加工与打磨。RICHARD MILLE自创立以来将各种创新材料引入到制表领域,包括钛合金、纳米碳纤维、ALUSIC、铝锂合金、Anticorodal 100、Phynox、Carbon TPT®、石墨烯等不同材料等等,而每一种材料都意味这研发一种全新的打磨工艺,这无形中提高了“舒适度”所需要付出的研发成本,更令RICHARD MILLE的佩戴体验成为不可复制的吸引力。

臻至毫厘,重新解构高级制表

Richard Mille设计的腕表特点是避免不必要的冗赘之处,一如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高速跑车,全由功能决定外形;单纯由美学主导的设计方式既无法发挥用处,也没有立足的空间。对于品牌来说,每一枚小齿轮、杠杆和发条都必须各司其职,以达到高效的可靠性和精准度。这一信念不仅表现在视觉上,同时也体现在每一个生产阶段的每一个设计决策中。即使是小到为人熟知的花键螺丝——在表壳外部极为醒目、且普遍运用在机芯中,也是历时数月研究和投入的成果。每一枚螺丝需要20多道加工工序才能制造完成。

即使是小到为人熟知的花键螺丝——在表壳外部极为醒目、且普遍运用在机芯中,也是历时数月研究和投入的成果。

每款腕表都凝聚启发于先进技术突破的创新成果。追求完美的过程是在所有可能的功能和选择之间取得平衡。正因为如此,RICHARD MILLE腕表内部几乎没有任何一枚标准零件。理念决定组件,但组件无法定义腕表。针对技术领域及赛道上作用力解决方法的研究结果,RICHARD MILLE腕表在底板的刚性、传动轮系轮齿的动力传递,以及增加机芯特定部件的灵活度等方面取得了进展,可提供更多的抗冲击性能。

追求完美的过程是在所有可能的功能和选择之间取得平衡。正因为如此,RICHARD MILLE腕表内部几乎没有任何一枚标准零件。

而RICHARD MILLE在抗冲击技术上的种种突破,并非只是噱头,而是为了更好地适应佩戴者的运动场景。比如经过整整三年的潜心研发,RICHARD MILLE为纳达尔推出配备全新机芯上链机制的RM 35-03腕表便是鲜明的例子。此前,RM 35-02腕表已采用RICHARD MILLE自动上链机芯的标志性组件——可变几何结构摆陀,而新一代RM 35-03引入品牌专利的全新蝶形摆陀,允许佩戴者亲手调整摆陀的几何结构,依照生活方式和运动状态来改变机芯上链速度,这样的复杂功能在注重实用之余亦颇具趣味性。

新一代RM 35-03引入全新蝶形摆陀,允许佩戴者亲手调整摆陀的几何结构,依照生活方式和运动状态来改变机芯上链速度。

“此前,任何对可变几何结构摆陀进行的调整都必须由专业的制表师完成。我们希望优化该上链机制,使得佩戴者可以有机会直接调控腕表的上链速度”,RICHARD MILLE机芯技术总监萨瓦多·奥博纳(Salvador Arbona)解释道,“如同驾驶者可以选择启用运动模式,来调整汽车传动机构,让车辆从城市驾驶切换为赛道竞速模式。”

时间意趣,腕表内芯装载着有趣的灵魂

当一件产品做到极致,就可以打破产品本身的规则桎梏,转而成为一件表达灵魂与观点的艺术品,RIHCARD MILLE的腕表亦是如此。在翻越了计时精准、佩戴舒适这些制表领域的大山之后,腕表内芯所装载的“有趣的灵魂”也不断显现在方寸之间。而独具一格的时间意趣,让RIHCARD MILLE的腕表如同一个个生动鲜明的人物,成为不可复制的动人之作。

在这个用emoji表达个性的时代,一排表情各异的黄色小圆脸几乎是每个人的必备语言。而这些黄色小圆脸都是1972年出现在《法兰西晚报》上的一张黄色笑脸Smiley演变而来的。这个黄色微笑的符号一经诞生便风靡全球,如今早已成为一个文化符号。一直以来,Smiley传达着积极的心灵共鸣,现在,它作为沟通交流的象征,在RM 88 Smiley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充满能量的世界中变得鲜活起来。

RICHARD MILLE 发布全新RM 88 Smiley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演绎玩趣风格。

历时3年的研发,一款技艺和创新非凡的腕表就此问世,RM 88自主机芯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及其融合的每一个装饰元素,都是来自于洋溢着欢乐的Smiley的世界:绽放的花朵、温暖的太阳、可口的菠萝、蓬勃生长的仙人掌、粉红的火烈鸟、色彩亮丽的彩虹……正如这霓虹灯交错下的酒杯,一杯欢快的鸡尾酒要一口一口细细品尝。这样的制表创意为钟表爱好者的心中增添了一份积极与愉悦,白色的表圈囊括着各个元素,仿佛一幅生活本该充满欢乐的画作。但RM 88中的每个元素都经手工细致打磨,即使是没有那么“严肃”的腕表作品, 但在做工上依旧“严肃”。虽然很多品牌都渴望在腕表上带来不一样的快乐,但是RICHARD MILLE的确做到了,带有鲜明特征地持续为大家带来惊喜。

从RICHARD MILLE推出第一款腕表RM 001开始,一场对于高级制表的解构与革新便发动了引擎,如同F1赛道上的方程式赛车一样驰骋不息,冲破了一道又一道的极限,也奠定了行业无可比拟的领先地位。在这些极致纤薄、极致轻盈、极致抗冲击——最终可以驾驭极致环境的腕表之中,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当下,更是加速奔袭而来的制表界的未来。正是这种永不停歇的加速度,让RICHARD MILLE成为不可复制的高级腕表品牌。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